当前在线人数12921
首页 - 博客首页 - 倒立的星空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倒立的星空(10)
作者:shen63
发表时间:2020-02-15
更新时间:2020-02-21
浏览:1165次
评论:0篇
地址:2605:a000:1101:4274:.
::: 栏目 :::

作者:智勇
----看来永远不要考验狗,因为狗不会装

丁宁认识小兵也八年多了,八年,抗战已经可以胜利,一只金毛会从幼崽变老。
八年,多少爱想心事的单纯少年会变成总能算清得失的稳健成年,一切都稳了,
只是笑得不再明媚,多划算。可小兵还是那样,随意地过着生活,好像也没什么
追求,也从不失落,唯一不同的是,他不再是当年那个爱冲动、四处惹祸的学
渣,那时他不时做些荒唐事,让大家茶余饭后聊天解闷用。大二时候,隔壁宿舍
老六打台球时被一个混混欺负,气不过动了手,老六身手不错,当时没吃亏,那
人一看老六人生地不熟的,非要敲诈一笔,为此在一个周六中午,双方约在校门
口的家常菜馆谈事,对方浩浩荡荡来了一帮本地“豪杰”,这边去了三个哆哆嗦嗦
的青涩学生,并不是没人,但这次是去“了事”不是“整事”,大班几十个男生,
还有校足球队一帮弟兄都准备好了,不就是江湖救急么!而且去了就不怕,乐军
说,宁可打死不能吓死,但戏还得演完。乐军嘴好,负责说好话和稀泥,老六负
责喝酒,小兵没酒量,负责跟他们讲理。所谓讲理就是呛茬,但又不能翻脸,乐
军把节奏掌握得不错,双方你来我往,酒越喝越大,老六酒量不错,可是架不住
人家人多,已经喝多了,乐军好话说遍,酒也喝了不少,气氛缓和了许多,但价
码上对方丝毫不松弦,说到钱还是不依不饶。江湖人毕竟都性情,他们一个弟兄
终于喝多说漏了嘴,说起两肋插刀什么的,说他随时能为大哥剁个指头什么的,
小兵没办法,一咬牙叫声“好”,站起来一把拉住那弟兄,“今天我陪你,一人剁
一个!走,上厨房!”往后厨去的路上,那位上了趟厕所,小兵也只好跟着,那
朋友尿完仔细系腰带,“快点快点”,小兵催促。两人到了后厨,小兵说,“你先
说的,你先来”,那哥们于是直奔案板,抄起菜刀,掂了掂,看上去很有分
量,“斩切刀,剁骨头没问题”,小兵道。那人没说话,把刀放下,顺手抄起旁边
一个斧子,比划了两下,又放下了,小兵不再开口,冷冷盯着他。这时一个服务
员来厨房端菜,那人忽然冲过去给了服务员一巴掌,作势还要再打时被一个厨师
挡着,那两个人拉拉扯扯,嘴里都不知嘟囔着什么,老板娘赶过来了,一路赔不
是,“哥,她不懂事,她错了,她错了。”小兵正在琢磨服务员到底哪错了,那位
过来一把抱住小兵肩膀,小兵推开他,他又搂住小兵的腰,哭了,嘴里说,“今
天我认这兄弟了,认这兄弟了。”小兵也觉得没意思了,后悔害服务员挨了一巴
掌,两人扒着肩膀回到雅间,一看,人走光了,只剩杯盘狼藉,事情也不了了
之。丁宁想起此事总是一脸嫌弃,拉着人家上厨房剁指头,这是以后的大夫么?
这不是土匪么!而这后面,小兵更没出息的样子丁宁可是亲眼见了。小兵这一顿
饭,嘴和心思都占着,光顾跟人讲理了,还没吃东西,从厨房回到雅间看到桌子
上没有能吃的了,只有一瓶沱牌大曲还剩了半瓶在那,扔了可惜,这是夏天,没
有厚衣服可以藏个酒瓶,一个学生晃着半瓶白酒,走在路上又实在不像个样子,
既然都说酒是粮食精,正好现在肚子里正缺粮食呢,他一仰头,干脆喝了吧,全
然不顾来收拾房间的小姑娘的嫌弃表情。酒真辣!出了家常菜馆的门,小兵还没
事,走了几步,迎了迎风,开始头重脚轻,想到宿舍并不远,也不在意,却冷不
丁摔了一跤,想爬起来时开始觉得天旋地转,“行,转吧,现在我就算不是宇宙
的中心,起码也是它的一个焦点,哈哈。”他胡乱想着,莫名地欣快。一条狗远
远看着他叫,叫得一点都不像,像在学人叫似的,“妈的,老子刚才来时,你还
冲老子摇尾巴,现在老子只是摔了一跤,你就叫成这个样子,看来永远不要考验
狗,因为狗不会装。”他又莫名其妙愤怒起来。他歪歪扭扭地走着,没人搭理
他,人们离他远远的,像躲一块长了腿的狗屎,他终于一脑袋顶在一个电线杆子
上,这才又心平气和了一点,是啊,脑门子是自己的,硬倒是也挺硬,可电线杆
子那夯货更不怕疼呢。现在他搂着这电线杆左右前后摇摆,像在冲浪。而宿舍,
离这里不过区区500米,500米!曾经的近在咫尺,现在宛若陆地到海。突然他
看见了远远走来的丁宁,心里有了底,丁宁走近了,他一下子笑了,心花怒放起
来。丁宁睡醒午觉去买牙膏,走在街上,她远远看见一个人搂着一个电线杆子晃
来晃去,走近却是小兵。看他想跟自己打招呼似的,两手却抱在那里不敢松开,
走到面前,只见他身上头上脸上不知是摔的还是在哪拱的都是土,丁宁正在诧
异,却见他爽朗地笑起来,脏兮兮的,像只春天里快乐的猪。丁宁去扶他,小兵
突然蹲下吐了,医学生的习惯让丁宁去看了一眼,地上全是胃液和酒精,没有一
粒饭,丁宁心头一热,暗暗骂了一句“笨蛋!”,用袖子去擦他的嘴,小兵扭头躲
开了,自己用胳膊抹了抹。这时宿舍阿利、胖子、瘦子、老孟都跑过来,乐军刚
刚架着老六回到宿舍,大家得了乐军消息,都来接应。老六已在隔壁睡着了,乐
军扶他回来时,他已经断片了,嘴里却不忘嚷嚷着问小兵呢,乐军酒也开始上
头,实在顾不住两边,只好强撑着,哄他说小兵喝醉已经睡了。乐军安顿好老
六,回到宿舍,酒劲返上来,他也絮叨起来,几个人已经出去找小兵了,他还反
复让大家去找小兵,然后就吐了,剩下的几个人忙着收拾,刚把乐军安置好,小
兵回来了。瘦子弄来温水,丁宁问哪个是小兵毛巾,大家也说不清,她就在门后
找了条最干净的给小兵擦脸,擦完了,瘦子反应过来,小声说,那是胖子擦脚布
吧。胖子一听,拿过那擦脚布仔细查看了一下,然后没吱声,神色郑重。小兵酒
量真的不行,大伙七手八脚给他脱外衣,丁宁就走了。隔壁宿舍那哥几个轻轻推
门进来,看看没事,都放了心。过了一会儿,对门老大、老五推门进来,放下一
包白砂糖、两暖壶开水。宿舍里,乐军和小兵大睡着,呼呼出着酒气,此起彼
伏。午后的阳光照在远处红色的砖墙上,安静、温暖⋯⋯
待续——编辑于 2020-02-04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shen63写信]  [倒立的星空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